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回到过去当特工

第330章 盯死刘翔

        小花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刘翔。

        直到刘翔上了车,她还在盯。

        看一个人,不仅仅是看他的外表,还在看他的行为举止。

        有的人会化装,外表你看不出他来。但是,说不定他的一个习惯性的动作,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能让你去掉他的化装,认识到──就是他。

        小花最拿手的就是盯人。

        等到刘翔开车进入了特工处,赵笨三吩咐二人小心,便独自坐黄包车走了。

        小六子与小花要跟踪,车子便给了他们。

        一连两天,曹宁每天都得到了赵笨三的情报,知道刘翔在干什么。

        他们几个人,竟然买了一样的货物,就是浙江丝绸。

        浙江杭州有“丝绸之府”之称。早在春秋时代,“劝农桑”就被列为越王勾践国策之一。至唐、宋,绍兴越罗、尼罗、寺绫,已驰誉各地。

        浙江丝绸图景新颖,富丽华贵,层次分明,栩栩如生。色泽明亮,手感柔软,条干均匀,伸强度好,清洁度高,偏差小,切断少,呈珠光宝色。

        曹宁不禁赞叹这几个人会做生意。

        要知道,从老头子到下面的一个小官员,重庆有多少的江浙沪的人。

        他们在南京时,习惯于江南人的生活习惯──一把油纸扇,一个姑娘,一条长长的小巷,一排悠悠的青石板,这是烟雨的江南,朦胧的空气里都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雕花窗棂,小筑楼台,一袭丝绸的衣服在清风中缓缓飘摇。春的江南,雨打湿了心房。春意初显,却仍然有些湿寒。

        江南人的儒雅,就连它的街道,风景,甚至气候都儒雅。江南的街道漫长而清冷,路上行人吴侬软语缓缓而行。衣食住行都透露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现在,日本人占领了江南,这丝绸也就水涨船高,贵的离谱。但是,在重庆,还是人们争抢的货物。

        所以说,这一笔生意,肯定赚。

        不过谁赚,曹宁就不知道了。

        由于保密,去重庆的事,只有刘翔几个人知道。

        通过黄海波的小道消息,曹宁知道,这几人将全身的老本都拿出来了。

        他们投降过来时,日本人给了他们不少的钱,这些钱足够他们拿出来做生意了。

        曹宁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方杰,那边的方杰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就算是他,也有些谗。

        有了曹宁的消息,方杰跟人也方便了。

        只要盯死那有上有大量丝绸的人,不管他化装成什么样,一抓一个准。

        当曹宁将刘翔动身的信息告诉了方杰后,方杰便迫不及待地等着刘翔一行到“重庆一游”了。

        刘翔是坐货船去的重庆,虽说现在打仗打的凶,但是做生意的人还是在做着生意。每天,从重庆去上海的货船,上海来重庆的商人,还是有很多。

        所以,刘翔此行,不是很引人注意。

        刚上船时,刘翔还有些担心,但随着船不断地经过一个个城市,一次次的平安无事,这让刘翔的心也慢慢地落了下来。

        到了重庆上岸时,他还呤起了诗来:月夜清风,浮水过处,有涟漪。故地重游形无影,独沐爱河,心归何处?

        躲在暗处的方杰,已经知道了,这人就是刘翔。因为那些丝绸告诉了别人:“我是刘大款。”

        听到刘翔在那吟诗唱词,方杰不禁也在心中为刘翔和了一首──月黑风高,江水过处,有大浪。故地重游形已露,渣滓洞门,尔归之处。

        上了岸后,刘翔几个人原来的紧张情绪松弛下来。

        看到不费吹灰之力,登上了重庆,不由的他们,神气活现,自认为,戴笠也不过如此。

        一行人指挥着码头力工将货卸下来,之后,存进了码头的公共仓库。

        拿到了仓库存单,几个人便离开了码头。

        不过他们毕竟都是特工,狂过之后,便警惕起来。

        没有去住那些大酒店,他们便在码头的不远处,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进去。

        住进去后,他们便没有出门。

        方杰看情况,便安排了人也住了进去。发现那几个人都在睡大觉。

        白天睡觉?这不是一个好情况。可能他们晚上要活动。

        方杰也大敢回去,坐在车上熬着夜。

        到了晚上七点,重庆的天黑了。

        刘翔一个个地喊,将几个人喊了起来。

        “等一下我要接头。你们掩护我。”刘翔说。

        几个人看着刘翔:“请安排吧。”

        “我们去的那家酒楼,有前后两个门。你们一人把守一门,如果发现了军统与中统的人进来,就给我报信。”

        刘翔点了两个人,让他们去守前后门。

        楼上也需要一个人,刘翔又点了一个人。

        最后,就剩下刘翔与另外的一个人了。

        他们两个是直接去接头的。

        安排好后,几个人检查了武器,明确了自己的责任后,一起离开了小旅馆。

        离朝天酒楼还有几百米的时候,他们的队伍便分化了。

        那两个负责前后门的人先走了,刘翔三人则是站在原处没动,看着风景。

        那二人到了酒楼后,进去转了一圈,这才出来,给刘翔打了一个手势,表示平安。

        “没事了!我们进。”

        刘翔放下心来,带头向着朝天酒楼走去。

        方杰一看他们的架式,便感到怀疑,有必要这么小心吗?吃饭也要派两个人去守着前后门?

        不对!这不是吃饭,他们在接头。

        方杰马上命令:“通知大家提起精神来,鱼要出来了。”

        众人都紧张起来,大家扮着各式各样的手艺人,向着朝天酒楼靠近。虽说有七八个人,但是他们是分批进去的,没有引起人的怀疑。

        到了酒楼的外面,他们便分散开来。有两个人靠近了刘翔安排的那两个人。

        却说刘翔进了酒楼后,直接上了楼。

        上楼后,一个人便脱离了刘翔,坐在了二楼楼梯口边上的桌子上,喊来了服务员点起了菜来。

        刘翔与另外的一个人,则是走向了名为“红妆”的包间。

        进了包间,服务员过来询问:“先生,吃什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