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诸天老不死

第一百八十五章 惊鸿一瞥 地府幻境

        一弯新月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清澈如水的光辉普照着大地。

        陈府中,陈道生躺在塌上回忆过往。

        自从感知到寿限将近,陈道生开始渐渐放下了学业,回归常人的作息。

        只不过多年不睡觉已成习惯,一时之间还改不过来。

        突然,陈道生感知到天机显现,之前被周凡屏蔽的关于林朝英等人的数据尽皆被陈道生知晓。

        当即怒喝一声,“这孽障,老夫念你身不由己,又非主谋,饶你一次,没想到你竟然害到我徒儿身上了。”

        说罢,床边的衣物飞起,自动穿戴至陈道生身上。

        膨

        屋顶被冲开,陈道生腾空而起,准备前往皇宫将洪七掌毙。

        “道生。”一道似有似无的声音从心底响起。

        陈道生身形一顿,忽见新月的缺口处出现一抹黑影。

        凝神视之,转而大喜,落至院中,跪地拜道:“道生恭迎师尊大驾。”

        半盏茶的时间,段誉与周凡乘着木床来到陈府,飘然而下。

        周凡注视着陈道生,轻叹道:“那洪七暗害朝英乃为师操控,他不过是为师手中的提线木偶。

        你若要怪,就怪为师吧。”

        “道生不敢。”陈道生惶恐道。

        周凡摇了摇头道:“难难难,为师说过,神通不及天数,天意难弄人心。

        朝英本就是孤独终老之命,想要强改姻缘,只得用些非常手段。

        哪怕如此,为师亦没有太大把握。”

        “可是朝英如今沦为活死人,药石难医,师尊莫非有救她之法。”陈道生担忧道。

        周凡捋了捋长须,“此事易尔,咱们立即启程,将朝英唤醒。”

        旁边的段誉却犹豫道:“师叔祖,誉儿想要去江南一趟,还望准许。”

        “哦?去吧去吧,年纪大了多走走,对身体好。”周凡摆了摆手道。

        段誉当即将天罡经拿出,在周凡的示意下交给陈道生。

        看着周凡与陈道生两人腾空而起,段誉跪地伏身,磕了三个响头,“师叔祖保重。”

        周凡看出了陈道生心中急切,心照不宣的施展纵地金光加快速度。

        黑蓝黑蓝的天空上,两道金光一闪而逝,似天外星辰划过夜幕。

        飞行中,周凡回头瞥了一眼皇宫。

        皇宫真理殿中,供奉的周凡神像双眼迸发出精芒。

        嘎嘎嘎

        神像的头颅转动,望向御书房,神像中积赞的香火念力霎那间笼罩整个皇宫。

        ……

        此刻,皇宫御书房外的庭院中,洪七正在为赵荣讲解演示如何运功,感知内力。

        忽然,洪七看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出现在庭院中,向自己飘来。

        “你们是人是鬼。”洪七内心升起一股本能的惊悚感,再看赵荣呆立在一旁,一动不动。

        克服住心中恐惧,想要冲上去将两道身影制服,却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体内空空如也,感知不到一丝真气。

        渐渐的,两道身影完全显现而出,正是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只见白无常一脸笑颜,舌长数尺,手持哭丧棒,头戴长帽,帽上写着‘你也来了’。

        黑无常则一脸严肃,提着链子和镣铐,帽上有着‘正在捉你’四个字。

        我死了。

        洪七脑海轰的一声,想要呼喊,张大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任由黑白无常将其铐住。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洪七变得浑浑噩噩,什么感知也无。

        “啪”

        惊堂木重重的拍在桌面上,惊的洪七一个激灵,瞬间清醒。

        洪七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皇宫,身处一座阴森森的大殿中。

        两旁站立着牛头马面,鬼兵阴差,殿台上坐着一头戴帘冠的阎罗,面容模糊让人看之不清,却又打心底惧怕不已。

        旁边立着手持书笔,留着山羊胡的判官翻开生死簿念道:“死者洪七,生于天元四十四年,卒于盛德元年,享年三十六,死因寿尽。

        少年时在终南山以次充好,将劣质玉佩高价卖给镇天真武灵应佑圣荡魔终劫济苦大帝的信徒。

        之后成为牙铺伙计,巧言误导他人高价购买普通宅院。

        中年时担任丐帮副舵主,大量囤积开封宅院,哄抬价格,赚取不义之财,扰乱秩序。

        后升为丐帮舵主,发现分舵五位副舵主与叶一生勾结,拐卖妇人幼童。

        不但不阻止,反而收集证据,要挟五人听命于你,更是在暗中妨碍官府查案。

        后来为了保全名声,当上丐帮帮主,设计杀害五名副舵主、叶一生以及发现端倪的唐彦。

        在华山之时,你怀疑林朝英知晓你所犯之罪,怕她将此事说出,将其击落山崖,沦为活死人。

        洪七,你可认罪。”

        洪七顿时满头大汗,连连叩首道:“阎王爷饶命,小的知错。”

        只见台上的阎罗沉声道:“亵渎神灵、赚取不义之财、谎言欺人、包庇罪人、害人性命。

        拖下去,按罪责在地狱受刑,待刑满后再由其投胎。”

        “陛下,咱们好像抓早了,他还不该死。”旁边的判官翻了翻生死簿,皱眉道。

        阎罗转头询问道:“为何,生死簿上不是写明了他作恶多端,只能活到三十六吗。”

        判官摇头道:“按理说这洪七应当今日寿尽,不过他在今日刚好入朝为官,且在大宋天子身旁,沾染了龙气,使其延寿了。

        只要他忠心为天子办事二十年,天子冥冥之中赐予的龙气便可为他改命,延寿至八十。”

        “嗯……既然如此,先将他放回去,待他寿尽后,再来评判功过。”阎罗点了点头道,对着伏匍在地面的洪七挥了挥手。

        “洪统领,朕这个姿势可还对。”

        洪七醒过神来,发现自己身处御书房外,扎着马步,旁边的赵荣跟着自己有样学样。

        刚才的经历仿佛是幻觉一般,却又那么真实不虚。

        鬼门关前走一遭,不,而是阎罗殿里走一遭。洪七现如今什么权势、名利、金钱都不想了,只想要好好活下去。

        为了性命,以后便得在皇宫常驻了。

        还得多做善事,死后少受点阴司刑罚。

        “陛下这姿势还欠缺了点火候,不过第一次习武却是够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