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导演时代

第195章口嫌体正

        我的导演时代正文卷第195章口嫌体正工作室机房,李谦在这里看到了《超时空同居》剪辑好的成片。

        其他都做好了,就差最后一道工序调色了,那些特效也已经做好了,毕竟简单。

        “结构松散,感情戏没有说服力,时空穿越之后两个人的目的不过明确,人物逻辑和动机不合理。”

        李谦张口就说了一大堆的缺点,把苏仑给吓了一大跳,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老大”

        不光苏仑,全程参与了剪辑的郭凡和齐玉昆两人也有些疑惑了。

        “不会啊,我觉得这些方面都处理的不错吧。”

        文幕野虽然没有参与这部片子,不过看完剪辑的成片之后,也觉得拍的很好,创意十足,故事很打动人。

        而且,这个平行蒙太奇比他当初学生作业里用的要强上十倍。

        李谦摇摇头,一一点评。

        “前半部分以穿越的噱头引发的笑点支撑,后半部分靠煽情来撑,结构上很平庸。”

        “谷小焦为了能拿回小时候住的房子,甘愿和任何一个陌生人结婚,她和陆鸣之间的感情戏缺少足够的说服力,缺乏一个有足够说服力的情节,或者通过快速的闪回,以密集的相处中的点点滴滴来说服观众。”

        “时空穿越之后,谷小焦本应该有救老爸的强烈愿望,但是就因为没法打电话,就没有下文了,而陆鸣只是上网搜了一下自己的名字,什么都没搜到就放弃了,也不去关心过去十多年里房地产市场的变迁,人物的动机不合理。”

        随着李谦说出电影的一项项不足之处,他们几个一边回想剧情,一边思考,才发现根本无法反驳。

        三人难免有些泄气了,踌躇满志拍好的片子,被李谦说的漏洞百出。

        作为电影女主角,佟莉雅小声地嘀咕着,“我觉得挺好的呀。”

        “不过。”

        见他们有些被打击到了,李谦也不开玩笑了,笑笑道,“成片我很满意,苏仑你做的很好。”???

        苏仑他们一脸的问号,这是安慰吗?

        李谦继续道,“其实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在虚假的电影中力求完美、真实,本来就是不现实的,就像穿越时空之后人物动机的问题,要是陆鸣一心都扑在事业上,那这条线要不要一路往下延伸呢。

        这就是一部科幻爱情片,其他的旁枝末节并不是主要,不像《生死频率》是亲情片。

        结构方面,这样也挺好的,太复杂了也搞不定,千万不要去尝试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最后只会一团乱,什么都不是。”

        对于这部电影,李谦没有过多的干预,对剧本和分镜只是提了些意见,而不是直接把这变成自己的想法,哪怕有些瑕疵的地方也没有去强调。

        导演是个很自我的职业,控制着别人去拍电影,就算会更好,也成了自己的片子。

        李谦的目的不是多赚一点钱,而是能让他们得到足够的锻炼,得到提高才是主要的。

        这下让苏仑彻底迷糊了,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对于一部处女作来说,这已经接近完美了。”

        最后,李谦的结论才让苏仑松了口气,脸上又重新浮现了笑容和信心。

        反应过来的佟莉雅轻锤了一下李谦的胳膊,嗔道,“能不能好好说话,绕来绕去的。”

        作为自己第一部主演的电影,佟莉雅可是非常在意的,刚才听李谦说哪哪不好,可把她给紧张死了。

        “不要那么紧张嘛,这拍的已经很好了,真要是面面俱到的话,不一定效果会更好。剪的也不错,平行蒙太奇用的恰到好处,男女主角的生活用分屏的的方式处理,也具备时空并置的功能,让观众接受信息量达到最大化。”

        李谦开始点评一些处理的很不错的地方。

        苏仑连忙道,“这是《生死频率》两父子对话的镜头分屏共同出现在屏幕上,给我的灵感。”

        片子没问题,以这个质量+题材新颖+李谦帮着宣传一下挂个监制的名头,大卖是必然的。

        再说调色,也是一部电影最核心的因素之一。

        “整体基调还是1989年暖色调,2009年冷色调为主,不过男女感情进展确实少了一些说服力,可以试着通过两人相处的时候,色调的变化,表达出两个人之间的内心感情发生变化。”

        李谦给了个建议,随即又问道,“对了,调色台会用吗?”

        “不太熟悉,只用电脑做过一些简单的调色。”苏仑有些尴尬,不是谁都精通所有业务的,能做到编、导、剪辑三样精通的导演已经很厉害了。

        “电脑效率太慢了,而且这部片子调色也很重要,找个公司做吧。”

        工作室倒是有调色台,虽然这玩意死贵死贵的,不过李谦不差那点钱。

        调色台双手左右开弓,可以同时调整暗部、中间调、亮部,而且真正厉害的师傅,甚至可以达到盲调的程度,用鼠标就差远了。

        现在是10月2号,11月11号星期四电影上映,早一个星期太赶,晚一个星期那就和《完美的世界》就隔了半个月,自己打自己了。

        40天的时间,也足够了,剪辑、配乐、配音都做完了,没做调色也可以送审。

        20多天调色,10多天足够投放拷贝了。

        从机房出来,李谦问起了齐玉昆和郭凡的打算。

        “老齐,老郭,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齐玉昆道,“我打算沉淀一下,过去一年学完了一个导演系学生四年所有的课程,还没有消化完,一边充充电,一边自己尝试着写个剧本。”

        李谦点点头,“也好,确实把那些知识一股脑都装进脑袋里,很难这么快就完全吸收了。”

        虽说这个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研修班和正经导演系的学生都是用同样的教材,同样的老师,学习也更累更辛苦。

        想想都知道,一年学四年的东西,但凡是真正去学习的,那都得累成狗。

        要是读个一年的研修班就能和导演系的学生四年的收获一样了,那这个研修班门槛都要被踏平了。

        不过,郭凡却不一样了,“我也觉得很多东西都学到了,但是就跟死记硬背一样,发挥不出来,所以我想拍部电影,一边拍一边吸收所学到的东西,拍个科幻片,积累积累经验。”

        郭凡还做着科幻大片的梦呢,别看他张口闭口要拍科幻大片,特别不着调,但是能为一件想做的事坚持十多年,也是有大毅力的。

        “科幻片?有想法了?”李谦来了兴趣。

        “还没”

        郭凡有些尴尬地说道,“本来打算去科幻世界上找一部合适的改编,这几个月我把以前的杂志翻出来,全都看了一遍,但是合适改编的太少了。”

        作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上确实有很多的好创意和脑洞。

        可文字终究是文字,可以任由想象,只要汉字能形容出来的,都能描述出来。

        但是电影毕竟是一幕幕画面组成的,很多用文字写的很精彩的地方,是无法用镜头给展现出来的。

        比如王霸之气、霸气四射这种,怎么去拍出来?

        那种气势,要演员自己展现出来太难了,只能通过剧情气氛的渲染,配角的衬托来表现。

        不过没找到合适改编的不要紧,郭凡直接化身伸手党了。

        “老大,你点子多,要不然给我个创意呗?”

        “你还真不客气,真当一个好创意是大白茶啊。”

        李谦摇摇头,他现在忙的要死,哪有功夫干这个。

        “等电影上映之后吧,时间紧没工夫是干别的了。”

        12月初上映,还有不到70天的时间,时间也挺赶的。

        不过好在每天洗出样片的时候,剪辑师就在对着样片做粗剪,一边拍一边捡,粗剪和复剪已经做完了。

        而且剪辑的难度并不大,就逃亡和追逃两条线,整体故事还是很简单的。

        典型的双线叙述,按照八大组合段理论来看,就是一个以逃亡、追逃这一个大的交替叙事组合段为主,又包含了很多线性组合段和插曲式组合段。

        但是转场多,场景多,不是平铺直叙,也不是那么方便。

        不过总体还是比较好做剪辑的,毕竟李谦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10月中旬,经过半个月的时间,《完美的世界》的精剪也剪了三分之二。

        17号,李谦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飞了一趟老家,今年的金鸡奖就在洪州举办。

        家门口的金鸡奖,虽然特别忙,但还是要抽半天时间去一趟的。

        作为内地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金鸡奖的规模可比大学生电影节强多了,不管是剧组数量、记者数量、影迷规模,都比大学生电影节强上也太对

        来到红毯入口处,已经有好些剧组在等着了。

        早年宣布永不参评金鸡奖的马小刚也盛装出席了,带着《集结号》剧组演员。

        一群大男人,还全都穿着黑西装,活脱脱的男人帮。

        果真是口嫌体正直啊,嘴上说着不评选,但是跑的比谁都快,看样子还挺高兴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