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缘起遮天

第八十章:天地间的一种力量

        玹毓在回廊中小心翼翼的前进,一道道时光风暴从她身前刮过,从中看到了无数的场景,除了一些裹有碎片之外,还有一些战斗的影像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一幕幕的战斗,都是一闪而逝,都是虚幻不真实的。

        也许是之前的修者在时光中留下的印记,也许是以后的时光碎片。

        有各种毁灭流光,风暴,在玹毓身前刮过,让她感觉背脊生凉,这里面太可怕了,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身处这里,玹毓已经感觉不到外面是过了多久了,只能感受这里面混乱的时间。

        后方是一个吞吐一切的“洞”,前方是不断刮来时空乱流的没有尽头的路,玹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原地踏步还是怎样,所有的心神都放在躲避时空乱流上。

        又一次,刮来时间风暴,她躲无可躲,紧紧钻进一道裂缝之中,半边身子被触碰到,玹毓感觉浑身都是凉意,之后,她只是轻轻动了下,那半边身子就化掉了。

        玹毓感觉不到一丝痛苦,也没有血流出,只感觉到冷,无比的心凉。那是一种特殊的状态,自那之后,玹毓更为谨慎地在时光中漂泊,漫步目的,她都记不清自己在这里多久了,似是永远也没有尽头。

        又是一道白光刮了过来,如同潮水般要淹没一切,玹毓神色无比难看,身形化剑,九叶剑草在体表浮现,全身的力量击中在一个点上,疯狂的轰了出去,使得那白光出现了一个缺口,在那刹那间,玹毓移形换影冲了过去,但在白光闭合的刹那,她的右脚还没出来。

        没有一丝感觉,只是,右脚却从脚踝处没了,运转者字秘,这种危险,玹毓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很多次,找到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拼命斩出一道裂缝,再用者字秘恢复。

        “天地孕育的本源。”

        “玹毓盘膝而坐,看着前方缓缓流动的气流。

        她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时间了,无法感知,漫长的时间也让她找到了在这里生存的办法,时空乱流是有规律的出现,在这之后,是平和的时空气流,或者说,时空法则。

        这是难得的平缓期,可以调息休整,感悟法则,甚至还能从一些时空碎片之中取出一些东西。

        无数次试验,玹毓找到了一种方法,就是以时光裂隙淬炼肉身。

        这是极为大胆的做法,先将流过的比较平和的时空气流斩断,再将身体一点点探进去,有时候,骨肉会瞬间消融,有时候,会直接血肉凝固,失去知觉。

        千万次试验,寻死般淬炼,她的肉身终于沾染上一丝时光之力,这也是为何她能从那些时光碎片中取出东西了。

        这时间回廊并非紧紧只有时空本源,还裹挟着许许多多的天地本源之力,玹毓曾见到一股水流飘过,时空都为之冻结,也曾见到一节断木,氤氲的生命气息将时空风暴都淹没了,在那次,玹毓什么都没做就平安度过,生命本源更是好像得到了升华,全身的骨肉都在呻吟雀跃。

        还有能以时空为燃料的火焰,黑色的充满不详寂灭的泥土

        种种天地间的玄奇之物,玹毓都如走马观花般看过,可惜,这些大多都太过可怕诡异,有些玹毓看都不敢看。

        此时,玹毓站在一处长廊边缘,苍穹瞳望着前方,在那里,似有一条虚幻的长河,时光长河,每次来到这里,她都会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时光的意境。

        “快、慢的终点,便是时光,时光的力量,如若能够完全的掌控,在战斗上的运用,就会是一种质变,从改变空间流速,到影响了时间。”

        岁月无情的流逝着,玹毓呆呆地看着,可是,悟得越多就越明白,有些事情,其实连时光也无法改变。

        掌握时间,也许可以改变未来,但是对于过去,却根本不可能。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

        当你以为改掉了过去的某件事,并为之沾沾自喜时,却不知道,它其实只是换了种形式继续发生。最终的结果,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究其根本,“过去”二字,包含的可不仅仅只有时空!

        “时间,能改变什么?”

        玹毓突然间愣住了,她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下。随即,玹毓大笑起来,被骗了,被世人欺骗了,也被自己欺骗了!

        看着前方的时光长河,这条河,早已告诉自己一切。

        时光,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它只是一种存在,和风,和火、和水、和大地一样存在于天地之间,只是,其他力量,都有迹可循,但时光,仿佛是注定的,抓不住。

        “但是这里会有时光的流动,是因为,此地本身,就是时光长河的一部分啊!”

        玹毓突然动了,挥拳,轰碎眼前的长廊光壁,直接漫步而出,步入了那流动的时光长河之中。

        终究,她是自己被自己困住了,害怕时空如洪水猛兽,以为时空长河无法进入,却不知道,时空本就是天地间固有的,不敢去的地方,反而就是离开这里的唯一方法。

        看着如同流动的水流,可实际上,当真正越入其中,才发现就好像跌入光羽海洋,有些温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久违的舒心。

        突然,玹毓感觉眼前似乎有刺目的光亮,忍不住睁开了双眼。

        一轮大日缓缓升起,和煦的阳光洒下,玹毓缓缓起身,抖下落在身上的几片枯叶。

        落安村传来了几声鸡鸣,昭示着新的一天到来,玹毓掐指一算,发现,原来不过过去了两个时辰。

        时空回廊的漫长岁月,一度孤独得令她发冷,可是在现实之中,旁人却也不过是睡了一觉。

        少年何必哭白马,此生未曾负繁华。

        一个玹毓还停在原地,另一个玹毓已经跨出一步,一道道影子逐渐消散。这不是什么秘术,只是时空之力还残留在她身上的影响。

        一步一个幻影,看起来有些奇幻与诡异,但是又莫名的衬托着玹毓一身青色素衣,不惹半点尘埃,那淡然的双眸中,不起一点波澜,清冷高贵的气质,遗世而独立。

        ————————

        玉碟空间

        “她竟然这么快就看破了,不应该啊!”这声音的主人十分的不解。

        “不——不——我不信!”一道嘶吼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喊道。

        “这孩子没救了,赶快埋了吧!”……

        玹毓一路御剑飞行,从落安岭出发,往东而去。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片阴影。阴影由小变大,显现出模样,是一艘巨大的飞船。

        飞船的前端有个人探下身躯,以灵力传音说道:“道友,你要前往何地啊”

        玹毓回问道:“这船最远能到哪儿?”

        那人道:“那就多了。最远应该是到桑和府。去桑和府要一块上品源石,我这还有几个位置,你坐不住”

        玹毓歪了歪头,右手轻捋耳边的发丝,道:“坐。”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