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乱世枭雄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对战

    目前与敌方间隔四百步左右,他们要保持慢步到两百步左右,两百步距离的冲锋是旋风营骑兵最熟练的科目,难度只在于在速度渐渐加快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密集阵型。

    在平时严格训练下,以及丰富的作战经验之下,又由罗士信亲自统领,这一千五百名骑兵已经能发动最远三百步距离的接近和冲锋。

    平缓的速度带起杂乱的马蹄声,双方接近到三百步,罗士信的军旗再次前倾,号手吹出第二声前进号,罗士信轻轻夹马腹,战马轻轻跃动,开始慢跑。

    骑兵指挥不同步兵,可以站在后方指挥,但骑兵却要冲锋在前,要带着一边冲锋,一边指挥。

    首战两支骑兵都是骑兵中的精锐,即使放在整个天下,也是真正的精锐,从冲锋开始,到百步之后的开弓搭箭、快弩发射,嗡嗡啉啉的破空之声便连绵不断,使得双方高空之上的天空都在瞬间一暗。

    战马全力冲锋之中射箭本来就难,还要射得准那便是非精锐骑兵所不能掌握的战技,但是远东军手中拿着连发快弩,上箭和发射的速度更是提升了不少,相比之下百步之内马邑一方只射出了两轮,每个人射出了两箭,但是罗士信带的一千五百人却是射了两轮十六箭,且弩的准性本来就比弓的要好。

    此外,远东军一方身上盔甲都是钢板甲,头盔都是低眉护面头盔,防御能力远超对方。

    所以,这次冲锋之前的对射,马邑人死了两百多人,而远东军一方只死了二十几人。

    城头之上,刘武周看着自己麾下最勇武的战士翻身落马,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抖动,咬住牙关,暗恨之极、心疼不已的同时,也是被远东军精良厉害的武器装备吓了一跳,心中禁不住涌现出一阵寒意。

    原来他只认为远东军只是拥有传说中的火药武器比较厉害,现在看来他是大错特错,对方的弓、弩、盔、甲无不

    要比自己精良太多。

    他禁不住对自己能够守住马邑郡城的信心开始动摇,谁知道对方是否还有他从未见过的恐怖武器装备。

    他甚至都开始后悔自己刚才不应该一时冲动,派人出城野战,去抢头号谋士黄小虎的儿子头颅。

    但话说回来,在刚才那种情况之下,虽然下令出城抢黄老儿子的头颅是一时的冲动,可是眼下的情况已经不只是黄小虎的头颅问题。

    要知道他黄老是他军中的军师,黄小虎是他麾下大军中有名的勇士,若是任由黄小虎的头颅就这样悬挂在城外,对他麾下十万将士的士气是极大的打击。

    刘武周是一名沙场老将,从小还熟读兵书,自然知道军队若是没有了士气,或者士气低落,十成的实力或许也五成都不存。

    实事上,因为对自己盔甲防御力的自信,罗士信对那些远远飞来的轻箭毫不理会,一边跑动一边左右观察着自己这一方的阵列,满目皆是涌动的马头,位于队列前排的他有效的控制着队伍,阵列没有因为这些箭矢的骚扰有任何的混乱,阵列依然平稳。

    他一声令下,突然一千五百人兵分两路,另有七百五十人由一名都尉带领绕行向马邑骑兵的侧后方,显然罗士信打着全歼敌人的打算。

    缓坡上的马蹄不再是杂乱的声响,密集的蹄声慢慢汇成隆隆的声音,在罗士信耳中如同仙乐。

    双方相距很快只有一百步,因为对进的原因,罗士信当做只有五十余步,平整的阵列如同一道移动的马墙。

    马邑出城的骑兵将领王成光眼见还未短兵相遇,自己便折损了两百多人,不由双眸赤红,而且他在瞬间便判断出对方盔甲的精良远非他们身上寻常铁甲可比。

    要知道他们这一千五百人能够人人铁甲还是因为是刘武周亲兵队的缘故,寻常马邑骑兵大半都是皮甲,能够有铁甲的堪堪只有三

    分之一。单是这一项差距便直接极大的影响了双方战力的对比。

    眼下双方出动人数大体相同,都是一千五百左右的骑兵,可是一想到等一下必然是一场血战、苦战,马邑骑兵主将王成光也是果断之人,当机力断,一声呼哨,一千五百兵马同样分为两波,各自迎向向他们冲杀而来的旋风营骑兵。

    而王成光自己竟然率领五十来名亲兵直直冲向战场最中间悬挂着他们黄小虎头颅的长木棍。

    王成光是刘武周当鹰扬郎将时的鹰击郎将,已经跟着刘武周多年,深知其心中此时的想法,知道即使是自己带出来的这一千五百精锐骑兵全部战死在这里,只要将黄小虎的头颅带回去,否则人死了,头颅没有带回去,那对城头观看这一幕的将士的士气是毁灭性的打击。

    战马疾驰如风,双方不断拉近距离,收弓收弩,远东军一方骑手都是手持铁枪,且戴着新配发手套,如今虽然还是秋天,江南甚至还热得要死,但是马邑郡城却已经寒冷如冬,这种天气之下手中捏着武器,手都冻木了,必然会影响灵活性。但远东军一方有了手套,那多多少少必然是不一样的。

    马邑骑兵一方大多数是一种长马刀,也有用狼牙棒和刀棍的,同样阵列严整的在开始慢跑,但严整只是相对于这个时代寻常骑兵来说,相比如今远东军骑兵阵列严整和整齐度便要差了不少,他们的骑兵间隔更宽,兵力不是平均分布,左中右阵后各有一个驻队,开始慢跑后便稍稍显出了散乱。

    罗士信和另一名带队都尉热血上涌,几乎同时大吼一声:“三速!”

    又一声前进号,旗手将主将旗转圈后前倾,下面百人长大声发令,三角旗枪再次前倾。两队骑兵听到号音,同时打马加速,隆隆的马蹄声如同天边由远而近的奔雷。

    对进之下,双方距离转眼只剩下最后百步,只需要短短数息时间。
Back to Top
TOP